彩神网

歡迎訪問廣匯集團網站

中文 | 

彩神网匯信信息 / information

彩神网小型房產公司融資鏈:小貸公司為何身陷其中

發布時間:2014-07-18   閱讀量:4075  來源:本站

  重慶市渝北區兩路鎮龍盛街公交車站臺背后,掩映在諸多商業門面旁有一個約1.8米寬的樓道,樓道口是玻璃門,門的左側立了一塊“重慶華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招牌;門的右側,是該公司黨支部的招牌。

  重慶華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稱重慶華倫)位于二樓。6月9日下午,一樓門前的幾家店主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最近2個月來,經常有債主前來討債,有時候還把重慶華倫的大門都給封了。

  2個多月前,重慶華倫董事長劉志強因腦溢血意外離世,于是其債務問題開始暴露。一份重慶華倫5月28日的《會議紀要》顯示,該公司已資不抵債,債務缺口為3億元。但這一數字受到債權人普遍質疑。

  據多位債權人調查估算稱,這家注冊資本只有3500余萬元的房地產公司,債務可能超過17億元,其中8億元來自銀行,近7億元來自小貸公司,另外還有諸多個人借貸。目前,已有多家債權人向法院申請查封該公司資產。

  記者從該公司獲得一份書面材料核實上述數據中的來自小貸公司的部分,至少有13家小額貸款公司卷入重慶華倫債務風波,總額超過6億元。

  重慶小貸公司的數量及融資規模位居全國之首。據重慶市金融辦2014年5月發布的數據,截止到2014年2月末,重慶市累計批準籌建小貸公司243家。其中,正式辦理業務的小貸公司共有221家,注冊資金達453.57億元。這些小貸公司已經累計發放中小微企業貸款2033.67億元,個體工商戶貸款1821.3億元。

  目前,因為重慶華倫意外出事,這些身陷其中的小貸公司則陷入了行業性的反思:為何有這么多小貸公司同時給一家小型房地產公司發放了巨額貸款?當初為什么沒有發現可能存在的風險?

  小公司大負債

  重慶華倫的工商檔案顯示,該公司注冊資本為3563.95萬元,只有2位自然人股東,分別是劉志強和其妻子陳矯,二者分別持股90%和10%。

  重慶華倫公司的前身是原“民盟重慶市中區委”旗下的重慶渝中物資經貿公司1994年發起設立的,注冊資本為650萬元,系集體企業。1998年5月,劉志強及其妻子陳矯從該公司幾位原個人股東手中購買了重慶華倫的69.23%的股權,后逐漸控制全部股份。

  劉志強的簡歷顯示,在1993年前,劉志強有長達12年的金融機構工作和學習經歷。此后五年,他在一家名為重慶保豐實業有限公司任經理。在結束這段經歷后,他就和妻子一同經營重慶華倫。工商注冊檔案顯示,重慶華倫的注冊資本曾一度增加到8000萬元,但至2014年時,縮小為3563.95萬元。

  在2010年前,重慶華倫在重慶市房地產市場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通過公開信息能查詢到,這家公司當時只開發了一座單體樓,以及一個小規模住宅小區,分別是“花卉園大廈”和“巴山夜雨”小區。而且,這兩個樓盤開盤價分別為每平方米1250元和1350元,扣除每平方米600元的建筑成本費用后,利潤并不高。

  直到2009年,重慶華倫聯合另一家公司在重慶永川區拍下一塊9.37萬平方米土地,隨后其規模迅速擴大。2010年9月26日,重慶華倫聘請重慶展華房地產估價與資產評估公司進行資產評估,其結果顯示重慶華倫總資產為2億元,負債1.48億元,凈資產僅為5232萬元。

  2011年3月,重慶華倫與重慶市綦江長風齒輪(集團)有限公司聯合簽署“40萬套弧錐齒輪合資項目”,號稱要投資2億元占地100畝,實現跨行業發展。2011年4月11日,與重慶華倫的第一任法定代表人張然華旗下的重慶加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4家企業,聯合設立重慶涪東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注冊資本2000萬元。

  2012年5月18日,重慶華倫稱其準備投資8億元,在四川省巴中市南江縣建城市之星商貿中心,不過此項目暫無公開信息顯示其有新進展。2014年,重慶華倫反攻重慶市主城區。今年3月6日前后,重慶市規劃局、重慶市民防辦公室先后批準其“渝北物業大廈二期”項目。

  重慶華倫的一位債權人提供的信息顯示,重慶華倫在過去4年超高速發展所布局的產業,涵蓋了重慶市綦江的工業項目(齒輪工廠),重慶永川、潼南、涪陵,以及四川成都龍泉驛、貴州等地的地產項目。

  但是,超高速擴張也帶來了一些問題。2013年9月11日,重慶市建委通報批評重慶華倫建設的位于重慶綦江區的江南世家9號樓等項目,未依法進行消防設計備案,擅自施工。

  與此同時,債務規模迅速膨脹,僅來自小貸公司的債權就超過6億元。

  多家深陷其中的小貸公司相關負責人反思道,當時貸款給重慶華倫時,他們沒有過多地去關注這家公司的發展歷程,其實只要梳理一下這家公司的成長經歷,就會發現這家小公司在過去4年中的資產規模擴張得過快。

  不過,這些債權人相信,房地產仍是暴利市場,如果不是因為劉志強意外離世,房產商完全可以承受較高的融資成本。在這一前提的支撐下,目前國內絕大多數金融機構或類金融機構,都在給與劉志強一樣操作的房產老板,大額度發放貸款。

  征信缺失

  記者獲得的一份債權人名單顯示,重慶市至少有13家小額貸款公司,近6億元現金通過小貸公司流入重慶華倫。

  這些小貸公司貸款中,最高的重慶市兩江新區宗申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借出金額為7500萬元,最低的重慶市九龍坡區錦暉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為1200萬元。

  另有3位個人債主通過擔保公司或小貸公司轉貸的方式,分別向重慶華倫放貸4300萬元、6500萬元和3000萬元。

  該名單中的重慶中基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為重慶華倫提供了4000萬元借款。因時間關系,目前暫無法確認此筆借款是否重慶中基擔保做的擔保業務。

  “我們最近也一直在思考,巨額借款流進重慶華倫后,究竟到哪里去了,但是實際調查下來,連我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重慶華倫的資產規模擴張得太快太大了,絕對不能深度參與。”一位債權人說,當初他們只是感覺到重慶華倫的銀行借款增長太快,所以縮減了原有的借款規模,沒想到還是出事了。

  “重慶的小貸公司發放貸款的利率都相對偏高,至少是2分的月息,折合下來是年利率24%,實際上重慶小貸公司很少有低于2分月息放款的,我之前了解的劉志強所拆借的錢,很多都是月息2.5分,合年息30%。”一位來自小貸公司的債權人稱。

  在大量融資的同時,重慶華倫的絕大部分項目都還沒有進入到銷售階段。一位債權人稱,“所有資金運營,基本上都是靠高息借入的錢來還息,由于體量過大,利息過高,風險非常高。”

  既然如此,為什么重慶仍然有一批小貸集體陷入其中?

  “我們在放款前,也嚴格按照程序和規程,到銀行征信系統網站上查詢了它的債務情況,也親自去核實了具體的抵押物資產,但是沒想到它借了十幾家小貸公司的錢,并在外面向許多自然人借款。”該債權人稱,小貸公司的放款并未登記,無法了解一家企業向小貸公司的借款情況,所以小貸公司才會集體身陷其中。

  此外,公共信息的混亂也給債權人帶來困擾。2014年3月11日,重慶華倫在重慶市房地產管理官方部門重慶市城市建設綜合開發管理辦公室發布的《重慶市2013年房地產開發信用綜合測評結果》中,信用綜合測評得到了142.5分,位居重慶市房地產企業信用評級100強的第55位。該公司的信用能力得分是61.75分,誠信表現得分是80.5分。

  當地一位小貸公司老總認為,目前還無法確認重慶市“開發辦”的評價標準及計算公式,但重慶華倫融資事件,無疑顯示該評價系統可能存在盲點,當地金融機構或小貸公司參照這一打分及排名體系放貸,反而容易受蒙蔽。

 債務處置難題

  據記者了解,目前公司的債務處置仍處于混亂的狀況。劉志強去世后,該公司幾位管理層人員開始聯合劉志強的妻子陳矯爭奪公司控制權,后陳矯通過公證方式,將該公司100%的股權確認到自己名下。

  不過,據一份書面文件顯示,2014年5月28日,陳矯將該公司全權委托給了一位名為杜勇的人。一些債權機構稱,杜勇系當地一家小額貸款公司的人。

  目前,對于債務的處置意見混雜,公司管理層、債權人和債權人內部均未達成一致意見。

  一些債權人希望該公司破產。另外一些債權人則希望引入重組方,由一家名為重慶藍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藍洋擔保)的企業,牽頭處理重慶華倫的債權債務及重組事宜。經查,劉志強的重慶華倫在藍洋擔保持有2500萬股股份,占股12.5%。重慶藍洋擔保是該市第二大擔保公司,工商資料顯示,董事長為當地企業家尹明善。

  重慶華倫則給出了的一個“以房抵債”的方式,即將重慶華倫在該市潼南縣的“潼南·美林谷”項目的房產,用來抵扣債主債權,以求化解債務,不過這些未銷售的房屋也已設定抵押。多位債權人表示,自己前往查封資產時,已經被別的法院貼了幾次查封封條或凍結過多次。針對公司出現的問題,重慶華倫總經理陳先洪在電話中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我很忙,如果采訪你自己找董事長。”但公司董事長陳矯則一直未接聽本報記者電話。
?